无限小说 > 玄幻魔法 > 吟游刺杀录 > 第五百十九章 分析凯文

吟游刺杀录由无限小说(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此时,莫思业城的大酒店内,三位光明大主教以及众多高官围坐一堂。这一次比凯文他们上次的集会更加奢华,除却已有的华丽装潢之外,还有芬芳扑鼻的熏香,优雅的音乐,以及五光十色的华丽光效。
    桌上菜式丰盛,每个人面前也少不了一盆鸡。烤的更加酥脆,做工更考究,用料更丰富,甚至仅仅作为装饰的萝卜雕花,就足以成为一道风景。当然这一次的鸡,不会再动了。
    那位金光首领布德·豪斯此时也在场,就坐在三位主教身边。不过他明显拘谨很多,看得出他的地位在这里几乎是最低的。虽然他做的很靠前。
    “人我们已经弄了出来,”其中一位主教开口,“但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。”
    “我们在收容所给那个所长施压,结果病人突然产生暴乱,”都城的治安官总队长也在这里,此时不免放下刀叉回答,“目前我们还在搜查作案人员,不过发生的原因就比较简单了,我想大家都知道什么原因。”
    “总队长觉得谁的嫌疑最大?”有人问。
    总队长摇摇头:“这不好说。”
    “没事,这里都是自己人。”有人起哄。
    总队长只是笑了笑,依旧沉默。不料此时布德·豪斯却突然插一句:“我知道是谁!他就是凯文·因缺思厅!”
    一时间,一众官员全都议论纷纷。这个名字要说多有名也不至于,但要说完全寂寂无名却也不是。早年凯文在军队里也算有点名气,这里还真有记得这个名字的官员。
    不过具体了解凯文后来在干什么的人,这里一个也没有。很多人也只是隐约知道这个一个名字而已,而之所以能记住这个名字,只是因为“因缺思厅”这个姓比较冷门而已。
    “他是谁?你有什么依据么?”总队长开口追问。
    “帝国方面有给我们资料。”布德·豪斯站起来,拿出一个本子试图朗读。
    但马上被人打断:“直接说重点吧!”
    布德·豪斯看了看手里在资料,他看得出这些大官没耐心听凯文的生平事迹,但如果不了解这些,那后面的话题都没法继续下去。如果这样,就应该说一句惊悚的台词,来先吊起他们的胃口……
    “凯文,拥有主角光环。”布德豪斯尽可能用最严肃的语气朗读。
    底下众人一阵错愕,随即都笑了起来:“这是重点吗?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 主教伸手拦住了:“帝国的情报也不能全信,毕竟帝国和我们也不是同一个体系。还有,据说帝国的某些人也在凯文手里栽了一次,那么夸大凯文也是情理之中。不然不就显得他们自己很无能么?”
    “凯文的资料我也看了一下,总结一下有三点。第一:他个人实力是一个渣,就会一些幻术,也就一些小把戏,没有能力在作战中使用。你上次看到什么鸡活动起来之类,那就是他的幻术。”
    “第二:这个人不可收买,不可说服。除非立场正好和他一致,否则就不要朝这方面努力了。特别是我们这一类的,你们懂吗?”
    众人恍然:“哦,他也是正义的米疙瘩?哈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 “第三:这个人不能死。”主教说完,一时间众人都严肃下来,不少人纷纷打听,凯文是有什么背景?他爹是谁?他爷爷是谁?哪里当官的?
    “能问一下为什么吗?”有人小心翼翼的问。
    “这个不是帝国情报的内容,但是却是我们国家高层的共识,”另一个主教回答,“具体原因我们也不太清楚。我个人推测的话,他和雷之骑士团团长的儿子走的比较近,还有什么原因我也不好说。”
    一时间又是一阵议论纷纷。有些人头铁,直接开始讨论如果就弄死他,又会怎么样?比如找个打手,回头再把打手弄死,那就死无对证。何况都城总队长都在这里,要让人查不到,很难吗?
    对于这些讨论,三位主教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,显然自己也在考虑这些问题。
    突然,有人举手反对:“我认为帝国情报有一些过时,至少凯文的实力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。”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却见是这家酒店的老板。作为提供各位娱乐场所的人,同时也是本城第一富豪,全城主要的经济来源,他自然也在这里有一席之地。
    “上次他们集会,我有幸暗中观察了一下,”老板开口,“当时他们的小队大约是这样的,一个所长,这人显然是个傀儡。然后两男两女,其中一个男的,明显看得出是实际领导,应该就是所谓的凯文。”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    “还记得吗?那天主教大人其实也在这里,”老板提醒一句,“只是你们在别的房间,中途你还上了一个厕所。”
    其中一个主教微微点头。
    “那次其实是主教大人的一次失误,您居然没有穿便服,”老板也是有话直说,“你穿着紫色法袍去上厕所,只要有常识的人就能认出你的身份。而当时扫厕所的人,已经被凯文换掉了。”
    主教点点头:“我也很奇怪,居然这么强壮的壮汉在扫厕所,不过当时也没多想。”
    老板接着说:“当时凯文已经潜入到我们酒店内,替换掉我们两个服务员,和一个清洁工。我们虽然很快发现,但是不敢轻举妄动。当时我们还以为是那个所长有什么动作,以为是我们内部的矛盾,所以也没打算报治安官。”
    “我们第一时间遣散了所有的服务员,支开了侦查鹦鹉,开始叫人。等人来的差不多之时,我们直接先一步控制了扫厕所的壮汉,让我们惊讶的是,这个龙套居然在拖把和墙壁上留下了记号。”
    “他直接写下了大主教三个字,情急之下我们也来不及擦,直接把墙皮铲掉了一块,拖把换了一个。现在想来,如果当时凯文知道,有一个大主教也来上过厕所,恐怕……”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有人不屑一顾,“大主教还不能来酒店了?没这项规定吧?”
    主教自己倒是摆摆手:“不,这不是规定的问题。你先接着往下说。”
    inject()
    “后来我的手下带来三五百号人过来,预先埋伏,成功把他们堵在正门的楼梯口。战斗场面异常火爆,我手下几百号人翻翻滚滚,不少人现在身上还有淤青。而最终结果,不但让凯文他们几个人从容离去,甚至我们的布德豪斯,还有我手下的一个团长都被虏了去。”
    众人惊讶之极,很多其他官员也是初次知道事情始末。不由纷纷确认:“他们几个人?五个人?”“怎么俘虏的?用人质的手法吗?”“你的手下团长是什么水平?垃圾吗?”……
    老板不由火气上来:“我手下的团长是六阶风系法师,原来莫思业城有名的大佣兵团团长,实战经验非常丰富。而且他个人还和凯文有仇,也绝不可能出现放水之类的情况。团长手下,也都是身经百战的老佣兵,这种战斗力对我们这种人来说也是极限了,花再多的钱也招不到更强的了。”
    众人一时陷入沉默,片刻,有人又提出假设:“会不会他的队友实力强劲?凯文的队友都有些谁?”
    布德豪斯急忙翻阅资料:“额……资料只有他以前在国外时候的队友,现在的队友可能已经不是同一批人。”
    主教点头:“是的,国外时期的队友都是什么将军儿子,什么会长女儿,现在的队友都是一些临时工和清洁工,应该不是同一批人。”
    众人都搞糊涂了,一时间议论声音更大。
    老板不得不拍拍手,让大家安静下来,接着说:“即便忽略他的队友,他自身实力也已经被证明了。我刚刚接到报告,我的手下团长和他单挑中落败,目前又被抓了回去。”
    总队长皱眉:“这么说,在我们给所长施压的时候,他把你的手下团长放了,回头又给抓了回去?”
    众人再度陷入沉默,难道让大官们再去施压?于是凯文又放人,再抓回来,再施压……
    “眼下那个所长已经要辞退了,但也不可能让他马上滚蛋,总有一些交接工作,”其中一个主教回答,“等把那个所长换了,那一切就没问题了。”
    众人相互对视,内心深处都感觉的到,这似乎不是换个所长就能解决的问题。但主教既然这么说了,大家也不再多说什么。也许新所长能力强大,把凯文干掉了呢?
    “明天我们几个再去一趟王立学院,就以参观学院为名义吧。”三个主教相互对视一眼,都点点头。如果真的是凯文搞事,那就有必要去一趟学院探探口风。
    正事商议妥当,接下来就是醉生梦死的环节,话题一转,众人马上开始举杯畅饮胡吃海塞,一直到傍晚时分,这才一个个摇摇晃晃的往外走。小弟或者秘书们急忙上前搀扶,最终坐上一辆又一辆的专车远去。
    次日上午,三位主教带着几个官员准时前往王立学院,昨天傍晚时分已经把通知发了过去,征得了校长同意。作为官方性质的参观访问,校长也不得不出来迎接。
    游览学校,参观教室,介绍历史,食堂吃饭,非常套路化的东西,校长也早就熟悉这一套。三个主教偶尔蹦出几个问题,什么学生吃的怎么样?牛头人住这里习惯吗?之类。并不是真想了解,只是走完这个套路。
    终于到食堂吃饭,出于来者是客的尊重,给他们开了一间包房。主教们终于有机会问出一些他们想问的问题:“今天的图书管理员,好像不在啊。”
    校长冷笑一声:“想说什么,直接说吧。”
    “凯文因缺思厅,这个人……”主教先解释一番,“我不是针对他,也没有针对王立学院的意思。但是,似乎他好像在……针对我们?”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?”校长问。
    “我们也不知道,”主教很无辜的回答,“会不会有一些误会?”
    “那简单啊,”校长笑了,“把凯文叫过来,直接和你们聊,误会不就解开了吗?”
    三位主教不由变了脸色,暗想我堂堂主教,去和一个神经病人聊?我是什么身份?他是什么身份?
    “凯文现在精神不太正常,目前他也在收容所接受治疗,”另一个主教开口,“但凯文进入收容所之后,就麻烦不断。最近还出现大量病人逃脱事件,造成恶劣影响。”
    “这是凯文干的?”校长问,“有证据吗?”
    “目前还没有。但凯文有重大嫌疑。”
    “那根据一般情况下,疑罪从无啊。身为主教,不会不知道吧?”校长反问。
    一阵沉默,三位主教都苦笑片刻:“看来,校长对凯文还是……挺照顾的嘛。”
    “当然,作为我们学院的员工,我们理当予以关怀,即便他现在在收容所,我们也希望他能早日康复。”校长微笑回答。
    “校长!难道你真的认为他是神经病了?”神父忍不住,索性直接开口问。
    “哦,这不是你们鉴定的吗?说起来,他为什么会突然发疯呢?我记得是从关在治安官那儿,那天半夜开始的!”校长捏了捏胡子,认真回忆。
    主教笑了笑,小心试探一句:“既然他神经病了,这病我们一定会治。但如果出了医疗事故,那……”
    校长叹了口气:“唉,医疗事故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就想我自己的空间法术,也常常会失控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三位主教不由额头细汗。对方没有放出什么杀气之类的东西,说话随意,仿佛只是在聊家常。但这也代表对方如果真动手,会是多么随意。
    良久,三位主教有些僵硬的起身,挤出一丝笑:“我们吃饱了,先走了。”
    “慢走,有空常来玩。”校长的头上还冒出了滑稽的表情图。
    虽然得到了校长的明确答复,但三人还是不理解,为什么?自己地位明显比凯文高得多,居然不给我们一个面子。但即便心中万般不解,目前也只能忍着。凯文不能动,哪怕找一些打手弄死他,最终校长会直接算到他们头上。
    但他们不动凯文,凯文却已经在动他们了。当天夜里,一切筹备终于完成,12点整,一声声“淹死人啊”在全国十几个收容所同时响起。引发目前为止最大的动乱,他们也终将走向公众视野。
inject()

无限小说(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吟游刺杀录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